您的位置: 普陀信息网 > 育儿

莽君纠错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8:34

摘要:莽君不是草莽的莽,不是鲁莽的莽,而是腾飞于北京文坛或者是中国文坛的“文蟒”。虽然莽君现在入了北京籍贯,但却是道地的鄂西北边陲乌山人氏,与我同时期进入各自所在县文化局文艺创作组。因为原本经常在一起开创作会议,所以熟识,成为朋友,相会寒暄,很是谈得来。

莽君不是草莽的莽,不是鲁莽的莽,而是腾飞于北京文坛或者是中国文坛的“文蟒”。虽然莽君现在入了北京籍贯,但却是道地的鄂西北边陲乌山人氏,与我同时期进入各自所在县文化局文艺创作组。因为原本经常在一起开创作会议,所以熟识,成为朋友,相会寒暄,很是谈得来。

我是主攻戏曲创作的——而戏剧在文艺门类中是最难的,很不容易出成果,很不容易一炮打响。兴许写一辈子剧本都是“哑炮”——曹禺和郭沫若一辈子也只各写了三几个剧本不是?何况我等无名之辈!莽君佩服的就是我能够耐得住戏剧创作的寂寞和不讨好,而且终生坚持着在一棵树上吊着。其实是我没有本事“跳槽”,说好听一点是热爱戏剧事业。而莽君是钟情于现代小说创作的,在中国农村开天辟地第一次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之际,及时创作出了短篇小说《这车好碳》——主要情节写的是一个用板车拉煤炭进城卖——做副业的农民,为了讨好生产队长,总要十天半月给队长家送一板车好煤炭去,图的是不要批斗他是走资本主义不要割他的资本主义尾巴还能坚持拉煤炭卖。这一次又在给队长家送好炭的途中,听到广播喇叭里说中央让农民联产承包责任田从此自由种地的特大好消息,于是掉转板车,把好碳拉回了自己家里———情节并不复杂的小说,因为赶上了政治气候的转变,就有了鲜明的时代气息,不仅在《长江文艺》一炮打响,而且还转载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真是深山出峻蟒,令山外世界的作家刮目相看。莽君于是在全国就小有了名气。

但是,文化局文艺创作组则不稀罕谁写小说谁写了走红的小说,因为文艺创作组主要任务是写剧本写说唱演作品,以丰富农村舞台,占领农村思想文化阵地,丰富县剧团剧节目,好应付省市文艺汇、调演。在创作组拿不出演唱作品等于是白呆了。所以,莽君在文化局领导同志的心目中并不占有位置。

偏是莽君所在局的局长,是从乡下农业学大寨的积极分子中提拔进城的,工作只讲究蛮劲,不讲求斯文,在传达上级文件时候,碰上认不得的文字喜欢想当然地照念不误,其实就出了大误。比如,把“瞠(cheng)目结舌”念成“堂目结舌”;把“病入膏肓(huang)”念成“病如膏盲(mang)——这一概逃不脱并不用心听会的莽君的耳朵,要命的是他要当众给局长纠错:“局长啊,那个字的读音是撑开的撑音一样,不能读“堂”呀;那个入字后面的字是慌张的慌音一样,你别读成文盲的盲啊!”纠得局长的脸色就红一块白一块。

尤其是那一次局长把“毛主席他老人家永垂不朽”念成永垂不“亏”,莽君纠得硬是上纲上线:“局长啊,那不朽就是不腐朽的意思,是毛主席虽然逝世但是我们心中永远不落的红太阳的意思。你怎么能说成永垂不亏呢?不亏,是应该的意思,你这不是说他老人家永垂得应该吗?这可是你对老人家的阶级感情问题,是政治立场的大问题啊!”

这一次错就纠得局长脸上发紫,心里发寒。吃午饭时候,领导班子喝酒,局长就要统一一个观点,他醉眼并不朦胧地把一双袖管捋到了肩膀上,双拳擂得桌子响:“非要把那小狗日的赶走!”领导班子成员心中都明白局长的指向,虽然不提名,那小狗日的所指就是莽君。有的人就附和俩字:“赶走。赶走。”有的则是:“他娃子也真有点太那个了。”意思含混。有的说:“那倒也是也是啊。”不知道所云是甚。

因为没有不透风的墙,局长下决心驱逐莽君的表态,不一会儿就传到了莽君的耳朵里,莽君变被动为主动,不等局长下驱逐令,主动要求不要工资不要工作关系不要户口,到北京去读鲁迅文学院。莽君走得特顺畅。

莽君到了北京,又是三年热窗乐读。一毕业就在作家出版社谋到了一份美差,为人编辑图书的同时,自己也不断写书、出书,把笔名在“莽“前加了个“野”字(从乌山飙到北京真够野的),就比从前的莽更出名,更红火!

莽君大出名,仍恋恋不忘乌山故土,隔三岔五总还回来走走,便有人对早已经退休的那位局长提起前科:“人家对你可是没有纠错啊。”局长就话答话:“可不是没有纠错么——我不那样逼那娃子进步,他有那么大的出息?!”水过三秋的事情了,双方心态都良好。

老来记下莽君这一节故事,是因为我并不曾和他有什么实际交往,可他回故土时候,总要隔县隔山隔省隔川的打听我的情况,多次打听我的电话,我单位的电话,要找到我,问候我。到用手机时代了,号码经常换,还是乐此不疲地颇费周折地打听我,问候我——人的交往,并不全在物资赠送,礼尚往来,能够几十年中有机会就坚持问候一两声,也算是友谊长存,也算是情深意长了,虽然他没有为我搭过桥,总比过河拆桥的人好啊!尤其是他所在的位置比我高很多呢,还记得我这下层人士,那就更不容易的呀。

共 18 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个直言不讳的文人的故事,写出了他的成名史,写出了他实诚的为人,写出了作者对他的感念之情。欣赏,问好,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5-1 02:0 :02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文友: 2016-05-1 11:27:28 谢谢审阅编辑,仔细分析、加按点评。

廊坊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威海妇科医院
池州治疗男科方法
廊坊治疗阳痿方法
威海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