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普陀信息网 > 历史

绝世邪君 第五百七十四章 请让我做你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8:15

绝世邪君 第五百七十四章 请让我做你的女人

花零的话声音不大.却足矣令全场所有人听见.

众人的心潮翻涌.怪异的望向秦石.

是啊.这赤炎第一.看來是时候换人來做了.从始至终秦石展现的强大.已经超乎他们的想象.

秦石对此笑了笑.或许别人不清楚.不过他自己却知道.他之所以能补上这裂口.是因为有精神力在.这虚无黑洞对灵力有着绝对压制.对精神力却是沒有.

否则.如果单论交手的话.他现在还不是四天之境的对手.

“不过.弄个赤炎第一來坐一坐.其实倒也不错吗.”心里坏坏的想到.秦石也就沒有开口.算是默认.

从今日起.秦石两字.将注定的洪亮赤炎.

“凝.”

裂口被堵住.邪魔的魔爪高举.周遭的蓄力池这时已经充满灵力.十数名三天之境的力量还是非常恐怖.这力量若是放在以往的话.足矣横扫整座赤炎帝国了.

蓄力池一凝.骤然产生极为凶煞的封锁之力.生生将中央的虚无黑洞压缩在巴掌大小.

“吼...”

虚无黑洞被压制.明显变得狂暴起來.一股一股狠戾的灵力像是洪荒野兽一般.不断的冲撞起旁边的蓄力池.

“被镇压了.竟然还有这么恐怖的力量.”秦石皱了皱眉.

“臭小子.问问那个婆娘.还需要多久时间.这阵法快要撑不住了.”邪魔虚弱的骂道.

秦石点下头.回首朝吴桐望去.未料.他刚欲开口.吴桐突然睁眼.手中的封魂碧玺上骤然刺出一道夺目幽光.这幽光直冲云霄天际.罗韈生尘.

“成了.”秦石大喜.

吴桐跃到秦石身旁.将封魂碧玺交给他道:“嗯.快用它.将这黑洞封印吧.”

“好.”

秦石认真的答应一声.旋即回过神朝光影探去.手中的封魂碧玺被高高举起.而这时他突然有些尴尬.沉默了好半响才朝麟妃笑道:“麟妃娘娘.那个什么.我不会用这封魂碧玺啊.”

“…….”

此话一出.诸人暴汗.

不会.不会你装的人摸狗样干嘛啊.现在可是生死攸关啊.能不能不要这样闹.

“以灵力为辅.和封魂碧玺建立共鸣.你就能从中掌握无上封印.”麟妃苦笑的摇摇头.她是真不知道.该说秦石临危不乱.还是说他不分轻重.

“共鸣吗.我试试.”

秦石故作老沉的答应一声.单手的灵力和封魂碧玺相连.

这一过程.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眼看着远处的虚无黑洞就要挣脱封印.秦石仍是沒有半点发现.

在旁边的人都急坏了.一个一个恨不得上去把封痕碧玺抢过來.这种等待实在是太痛苦了.

轰.

漠然.秦石瞪开眼.一抹精光在黑眸间流露:“有了.”

言罢.他连忙上前.矗立在虚无黑洞的前方.单手将封魂碧玺缓缓的送上晴空.旋即手印迅速的捏合.一道灵光灌入进封魂碧玺.之前始终暗淡的封魂碧玺骤然闪烁.一面看似无力却充满神秘纹络的无形光影呼啸而出.一下将虚无的黑洞笼罩.

“无上封印.凝.”

秦石的瞳仁一缩.一股力量顺势从他的体内绽放.

轰.

无形的光影这时迅速收拢.以一股元气的形式和虚无黑洞连续抽搐几下.俨然形成硕大的光晕.

光晕持续了数秒.旋即猛的受到一股巨大的牵引力.封痕碧玺上敞开一道深不见底的漩涡.硬生生将天穹上的一切收揽其中.加以封印.

轰隆.

封痕碧玺上的漩涡剧烈一颤.天穹上再度浮现起淡淡的碧蓝色.连一点点的尘埃都未有留下.

一切.终于归于平静.

虚无黑洞被封印.邪魔的虚影十分微弱.他连招呼都沒和秦石打.直接就回到邪魔图腾中.

望着手臂上已经蔓延到前胸的邪魔图腾.秦石突然间有些感触:“邪魔.这一次.多谢你了.”

“结.结束了.”不知是谁.以一声长吁打破沉寂.

下一霎.皇城废墟中的人露出狂喜和欢呼.

这一次噩梦.终于是结束了.

“石头.多谢你了.”

麟宇再度感激.这一次是真的感激.如果不是秦石的话.恐怕这皇城大部分的人都要被刚刚的虚无黑洞吞噬.那时候他这皇位尚未坐稳.马上就会失去人心.

对一个统领者來讲.实力或许不是最重要的东西.毕竟实力可以靠军队和左膀右臂來弥补.像麟宇就有秦石相伴.有花零相助.不过人心这种东西.却是万万不能失去.一旦失去将永去不返.

“兄弟之间.不说这些.”秦石收敛顽劣.认真的拍了拍麟宇:“这赤炎帝国.以后就靠你了.别让你的子民失望才是.”

望着两名年轻人的模样.一抹浅淡的轻笑在无数人面庞上浮现.他们之间的友谊注定了赤炎帝国未來.

“好了诸位.别在这耽搁了.既然我们的新王已经出现.接下來就让我们为他准备新王登基大典吧.”麟妃作为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有这般作为.心中的喜色遮拦不住的流露而出.

不过.她的话音刚落.无数人却难堪的抽搐下嘴角.

方欣的美眸环顾一圈.无奈道:“麟妃姐.这皇城全被毁了.看这模样若是想要修复.至少也要半年之久.你让我们上哪里给小宇准备这新王登基大典啊.”

话音未落.秦石在旁边皱了皱眉.旋即猛的想起來什么一样.只见他的黑眸骤然一缩.一个箭步就窜到下方早已成废墟的皇宫中.

噗通.

秦石跪在满满的乱石中.一脸不甘心的抓着满地尘埃:“哦不

.怎么会这样.”

“石头.你怎么了.”玉罗刹连忙问句.

秦石撅起嘴.一脸的委屈和沮丧的道:“你瞧瞧.这皇宫被损坏成这样.咱们的蜜月之所岂不是也泡汤了.”

“你…….”玉罗刹羞涩嗔怒.

“噗…….”

无数人捧腹大笑.有时候他们真不知道该说这个秦宗宗主些什么好.之前在大战之余他所展现出的成熟稳重.和杀伐果决的心性.令多少人现在还心存余悸.而现在的这副孩子模样.又令多少人不知所措.

“小家伙.我麟妃说话算话.答应你的蜜月之所.定会按照约定的给你.”麟妃无奈的笑道:“我在城外三十里处.有一个御花园.其中四季如春.那里就送个你和婉言妹妹.作为许诺你们的蜜月之所如何.”

“真得.”

一听这话.秦石失落之感荡然无存.一下子就兴奋起來.

“自当是真得.不过在那之前.你先随我们去我城外的寝宫吧.今日怎么也要庆祝一下吧.你和宇儿可是今夜的主角.”麟妃和蔼的笑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秦石连忙憨笑一声.旋即主动勾住麟宇的肩膀.就一边朝城外跃去.一边道:“嘿嘿.小宇子.今晚可要陪我多喝点.正好给我可以壮壮胆.”

“壮壮胆.你也用壮胆.”麟宇先是故作惊讶.旋即坏坏的笑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在你秦家的时候.你的几个姐姐妹妹都和我说了.你小子十岁就穿梭在花街柳巷.这事应该沒人比你更得心应手了吧.”

秦石面色一沉.连忙回头探去一眼.见玉罗刹不在身后才松了口气:“别瞎说.这事要让罗刹知道.她非要和我翻脸不可.说不定今晚连床都不能让我上.”

说到这.他回想起小时候那些风流事.露出几抹抹苦笑:“小时候是小时候吗.那会知道什么啊.再说你能让罗刹和风月之所的女子相比吗.”

“行.晚上我陪你喝.你想喝多些就喝多些.”

“别.别.别.喝差不多就行.这要是真喝大了.晚上昏睡不醒不就出糗了.”秦石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像是新婚之夜的新郎官.充满了期待和对玉罗刹的怜惜.惹得旁边的麟宇不由哈哈大笑.

众人随麟妃來到城外的寝宫里.

这寝宫中异常的奢华.新王登基大典就在此展开.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夜.寝宫中的灯火伴随着东方的晨曦升起.这期间无数人找秦石敬酒.他是真的喝多了.

等到回到麟妃送给他和玉罗刹的御花园时.他早已神色迷离.

玉罗刹温柔的搀扶着他.如一个贤惠的妻子一样.用湿润的毛巾替他擦拭着身上的汗液.彻夜的照顾着他.

“罗刹…….”

在酒精的作用下.秦石隐约的能够感觉到玉罗刹.他一把抓住玉罗刹的玉手.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爱意.翻过身轻轻的将玉罗刹压在身下.

“石头.往后的三十年.三百年你都会在我身边对吗.”玉罗刹沒有挣扎.只是柔声的问句.

秦石的黑眸恍惚.一句话激起了这近两年來.他和玉罗刹之间发生的种种.从相识相知到相爱.无数的坎坷和心酸.和点滴的幸福.

“嗯.”

深深的吸口气.他是那么认真.认真的点头.

在秦石点头的刹那间.玉罗刹的泪花在美眸间绽放.她幸福的落泪.

“那.请让我做你的女人.”

----

嘿嘿.一个特别的章节送给大家.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啊.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手术价格是多少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大概费用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怎样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免费热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