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普陀信息网 > 历史

狱宰仙穹 第0007章:前往帝都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6:01

狱宰仙穹 第0007章:前往帝都

无论纷争源于何因,能够终结它的唯有力量。五方势力围剿祖巫部落,仅是荒古仙界流血厮杀一角缩影。自然,其也逃不出这个樊笼。

面对女皇强大的力量,无论古钰轩父子有何谋算,皆尽落空。无论狼无痕多么不甘,都只能忍着。

随着战争落幕,各方势力遵从女皇旨意各自返回领地。而巫曼柔回祖巫城后,第一时间辞别巫战,随后在巫战的担忧,族人的注视下直接上了天舟。

因为她要面见女皇,故将乘坐天舟前往古凤皇朝帝都。

巫曼柔登舟不久,横亘在祖巫城上空的天舟破空而去。

巫曼柔立于舟舷旁,静静观看舟外风景。一头秀发随风飞洒,丝丝缕缕怕打在她那古井不波脸颊上,说不出的萧瑟。

一人孤身前往古凤皇朝,巫曼柔也忐忑不安,但为了让牧童羽获得古凤皇朝一国气运、功德加持,巫曼柔毅然踏上了天舟。她要赌一把,赌一赌新任女皇的气度与信用。

“曼柔公主,好兴致。”

突然,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在身旁响起,巫曼柔回首,只见那宣读圣旨的男子缓步来到自己身旁。

“不知怎么称呼,公公?”巫曼柔望着眼前的男子,问道。

“咱家贱姓秦,曼柔公主称咱家秦公公就好。”秦公公声音尖锐、刺耳,但神色却较为和煦。

“不知道公公有何吩咐?”巫曼柔问道。

“岂敢岂敢。”秦公公谦虚,继而解释道:“咱家奉女皇旨意,前来向曼柔公主取神灵棺。”

“可以。”巫曼柔也不推辞,道:“烦请公公安排一房间,此处不甚适合。”

“哈哈,曼柔公主无需客气,是咱家疏忽了。”秦公公便亲自在前带路,为其安排房间。

巫曼柔跟随着秦公公来到一客房后,也不废话,直接将神灵棺从小世界摄出,并当着秦公公的面将之开启。

“这……”秦公公见棺内仅有一少年,而无神葬,也是大吃一惊。

巫曼柔将牧童羽再度移出,并将神灵棺封棺后,交给了秦公公,道:“神灵棺就交给公公保管了。”

“嘎嘎……”秦公公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显得极为高兴。

秦公公神色郑重的接过神灵棺后,便向着巫曼柔告辞,显得极为谨慎,不愿丝毫停留。

“咱家恐慌,深感重大。得立刻离去,将神灵棺妥善安置,否则这心难安啊!”秦公公道。

“秦公公这份心令人感动,难怪女皇如此信任公公您。”巫曼柔赞道。

“嘎嘎,曼柔公主谬赞!”秦公公谦虚,但脸上却笑得一朵花样。

“还望公公多多美言,曼柔达成心愿,定不会轻慢公公。”巫曼柔从小世界取出一储物手镯,递给秦公公。

秦公公暗暗查看,看到手镯内有一万仙金,显得更加热情。

“曼柔公主,放心,咱家定会尽力。”秦公公道。

“一切有劳公公了。”为了牧童羽能够重葬,巫曼柔不得不跟这女皇身边人打好关系。

“好说!好说!”秦公公不愿逗留,道:“咱家先去将神灵棺安置。”

“秦公公慢走。”巫曼柔将之送出门外。

目送秦公公离开后,巫曼柔闭合门户,来到床榻前,静静坐在一旁。

巫曼柔看着宛若熟睡一般的牧童羽,道:“小乖乖,虽然曼柔不知你因何未曾苏醒,也不知晓你会于何时苏醒。但曼柔知晓你需要气运、功德。相信以国礼重葬,得一国气运、功德加身,定然会对你有裨益。”

因而巫曼柔才不畏惧女皇威严,直面女皇,提条件。

“祭灵,这国礼重葬,不会是想把我又埋了吧?”闻言,牧童羽不淡定了,在灵魂海向着祭灵喊道。

“正解!”古老威严的声音响起,听在牧童羽耳里令他有种冲动,将之拉出来打一顿。

“正解,什么正解啊?我被老子埋了一次就算了,现在又要把我埋了,我……”

牧童羽彻底奔溃了。

“巫曼柔你怎么可以这样自以为是,我躯体的都没有复苏,要气运、功德有啥子用啊?你竟然费尽心思,又要把我埋了!”牧童羽悲愤的呐喊声响彻灵魂海,可惜除了祭灵无人知晓。

“小乖乖,也不知道女皇是否会守信。不过你别担忧,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定然会促成此事。”

巫曼柔仍然按照着自己打算,不折不扣、坚定不移的去完成将牧童羽埋了的大计!

“我不担忧啊!”牧童羽神色已然铁青。

咚!咚咚!

一声声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遽然响起。

“不知公公有何指教?”巫曼柔无法知晓牧童羽想法,听到敲门声,便直接起身将门拉开,见秦公公站立在门口,出声问道。

“曼柔公主,帝都将至,咱家来通知公主早做准备。”秦公公笑容灿烂。

“怎么这么快?”巫曼柔诧异。

“天舟急速,虽然万妖林距离帝都极为遥远,但在天舟急速之下,也不过盏茶时间便可抵达。”秦公公解释道。

“原来如此,有劳公公通知。”巫曼柔点头致谢。

“不客气,咱家在天舟站台恭候,曼柔公主可以慢慢收拾。”秦公公道。

“好的,麻烦秦公公了。”巫曼柔再次致谢。

秦公公仅仅是看在那一万仙金的份上,他才会亲自来通知。既然巫曼柔明了,他便也不多言,直接离开。

巫曼柔回到房间,将牧童羽再度摄入小世界。没有其他东西需要收拾,便去天舟站台与秦公公汇合。

待巫曼柔走至天舟站台时,天舟已然在一巨大的白玉广场停下。

广场位于帝都内部,显得极为热闹,人声鼎沸。同时也守卫森严,一队队侍卫来回巡视。除此之外,各处要害有着一名名暗卫扼守,四周通道还有着皇朝强者镇守。

“曼柔公主,欢迎来到帝都。”秦公公迎了上来,表示欢迎,陪同着巫曼柔下了天舟。

在秦公公带领下巫曼柔通过了那有着皇朝强者镇守的通道。

来到帝国街道,秦公公向着巫曼柔告辞,道:“烦请曼柔公主稍作等待,先待咱家将一切禀报女皇。”

“无碍,对于帝都风情,曼柔也是极为好奇,正好一览。”巫曼柔微笑表示无碍,同时拜托道:“一切有劳公公,还望公公多多美言一二。”

“曼柔公主,咱家定会竭尽全力。”秦公公表态。

秦公公离开后,巫曼柔走在繁华的街道上,那喧哗声、叫卖声充斥于双耳。但,巫曼柔却没有丝毫一览帝国风情的心思,满心担忧,担忧女皇是否会恪守信用,毕竟国礼重葬非同一般。

如若女皇失信,那我该怎么办呢?想到这,巫曼柔一时间感到了茫然。一人孤独的漫步在喧哗的街道上,孑然的身影与之格格不入。

与之同时,秦公公带着神灵棺入宫面圣,觐见女皇。

九重天,第九天,凤寝宫。凤如凰坐于一案榻后,认真批阅这什么。

“奴才秦小贵,叩见吾皇,愿吾皇仙寿无疆!”秦公公跪地,恭敬的叩拜。

“免礼,神灵棺可带回来了?”凤如凰依旧低头批阅,问道。

“奴才已将之带回,并将其送入了皇朝秘库。”秦小贵道。

“巫曼柔可随你来帝都?”凤如凰问道。

“回禀圣上,曼柔公主已在帝都内。”秦公公小心的回答道。

“不错,当赏。着人明日领巫曼柔觐见,你先下去领赏吧!”凤如凰让其退下。

“奴才告退。”秦小贵缓步退出了凤寝宫。

一天的时间,巫曼柔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她直到傍晚也未曾等到女皇的召见,无奈之下,巫曼柔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第二天凌晨,一阵彭彭的敲门声将巫曼柔惊醒。

“谁?”巫曼柔清冷的声音含煞。

昨夜由于心神不宁,巫曼柔直至深夜才睡熟。这不过片刻间,便被人惊醒。对于此人,巫曼柔没有丝毫好感。

“烦请曼柔公主速速梳洗打扮,凌晨三刻随我觐见女皇。”一悦耳的女声响起,用词倒是较为客气,然而,其语态却极为霸道

“觐见女皇?”巫曼柔惊喜,慌忙起身开门,只见门外站立着一身着铠甲的女子。

“敢问大人,可是女皇召见?”

巫曼柔急声问道,对于女子初始的无礼、霸道也不介意。

“未曾!”那女侍卫否认。

“不是?”闻言,巫曼柔一脸黯然。

“秦公公吩咐将你带至殿前候着,至于女皇是否会召见你,那谁也说不准,但几率还是较大的。”女侍卫见到因为自己的否认,巫曼柔变得失魂落魄,不忍心,便解释了一句。

“好,烦请大人稍等,待曼柔收拾一番。”巫曼柔深深的吸了一口,压下了那股颓然,重新振作精神。

凌晨三刻,巫曼柔在女侍卫的带领下,通过了一道道关卡,进入了人皇域最为尊贵的地方--皇宫!

瑞彩升腾,仙光弥漫,一股股神秘晦涩的气息在皇宫深处若隐若现,蛰伏着一尊尊强横的存在。

“这就是一个皇朝的底蕴吗?”巫曼柔暗暗心惊,传言误认人啊!

仅仅自己能感知到的,就已然强过祖巫部落。但,仅凭自己修为又能感知多少呢?恐怕我无法感知的更多吧!

这么推测,这古凤皇朝底蕴惊人啊!

“这不会是一个古凤皇朝挖的坑吧?”巫曼柔回想着外界传言,不禁暗暗心惊。

外界盛传,古风皇朝已然没落,连自身疆土都无法完全掌控,疆土内的势力对于古凤皇朝的命令也是阳奉阴违。

随之,便是一个个势力如雨后春笋一般,在人皇域冒出,使得古凤皇朝对于人皇域的掌控进一步下降。

焦作治疗妇科费用
吐鲁番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巴中治疗盆腔炎医院
焦作治疗妇科医院
吐鲁番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