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普陀信息网 > 体育

终末之龙 第五百二十四章 王冠的重量

发布时间:2019-09-25 15:56:50

终末之龙 第五百二十四章 王冠的重量

菲利?泽里不紧不慢地走在洛克堡灯火通明的走廊上,看着身边各种紧张又茫然,跑来跑去忙忙碌碌的人群,突然对自己太过悠闲的脚步有了那么一点点负罪感。。。

今晚对洛克堡中几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新王的加冕礼从黎明时分开始

终末之龙  第五百二十四章 王冠的重量

,在这样重大的仪式前夜,无论之前准备得多么充分,人们也总是会忐忑地担心哪里会出什么疏漏,忍不住要把所有事情都从头到尾再理一遍。

菲利倒是原本可以睡个好觉的。自从不用再担任弗里德里克的贴身护卫之后,加冕什么的实在跟他没什么关系。但他才刚刚睡着就被叫醒――茉伊拉王后派来了使者,请他尽快前往洛克堡。

他大概能猜到其中的原因。老实说他不太情愿,但拒绝那位肩负重责,处境艰难的王后似乎又太过残忍,只能拖着脚步爬了过来。

王后门前的守卫显然早已得到命令,未经通报就为他推开了大门,一位神色疲惫的侍女将他领到王后面前,在以为他没有留意的时候捂住嘴打了个小小的呵欠。

茉伊拉正笔直地站在那里,眼神呆滞,听天由命般任由一堆人在她已足够完美的礼服上寻找任何连精灵的眼睛也未必能发现的瑕疵,让对她躬身行礼的菲利心中顿时充满了同情。

“菲利!……泽里大人。”王后的语调在欣喜和拘谨之间迅速地变幻着,“请原谅我打扰您的安眠,但我需要您的帮助。”

“别这么客气,陛下。”菲利挠挠胡子,“您知道我不擅长这种‘您’来‘您’去的对话。有什么我能够效劳的就请直说吧。”

茉伊拉憔悴的脸上有一丝忍俊不禁的笑意一闪而逝。

“我希望您能再次待在弗里德里克身边保护他,就像从前一样……哪怕只是一两个月的时间也好。”她坦率而诚恳地开口,“尤其是今晚,我想他需要您。”

“呃……”菲利苦笑,“我想您还记得是他指着我的鼻子让我‘滚出去’的吧?”

那其实是他自找的。在明知弗里德里克对斯科特心怀怨怼的时候还在一边用漫不经心毫无敬意的语气说他“就是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尊贵的王子殿下对此大发雷霆实在情有可原。虽然结果对他来说算是正中下怀,但那对于一个圣骑士来说实在是种侮辱。倒不是说他真有多么在意……不,他多少还是有点在意的。

“我对此十分抱歉。”茉伊拉尴尬地笑笑。“他实在有点任性……但他相信你。菲利,洛克堡里再没有哪一个骑士能得到同样的信任。他的侍卫告诉我他最近总是做噩梦,有时还会大叫着从梦中惊醒……我想他是太紧张了。可我实在没有余暇陪在他身边。”

她用恳切的目光看着菲利,那明亮的蓝眼睛和她身为王后却毫无理所当然或居高临下的姿态让人实在无法拒绝。

“……愿意为您效劳。”菲利只能如此回答。

.

明天就将成为国王的王子殿下的卧室周围十分安静。男孩的确需要好好地休息才能应付明天一整天繁冗的仪式,但菲利很怀疑他是不是真能睡着。

刚走到门口他就听见一声惊呼――声音不大,也不像是遇到什么危险。倒真像是茉伊拉所说的那样,从什么噩梦中惊醒。

门前的两个骑士面面相觑。显然也都听见了那一声,却不确定该如何应付,然后不约而同地望向菲利,明摆着是指望他拿个主意。

菲利咧咧嘴。一把推开了房门。

对付弗里德里克这种自大又好强的半大男孩,小心翼翼地呵护只会让他更加嚣张……而且他也不擅长“小心翼翼”。

“怎么啦?殿下?”他站在门口,看着在从门外倾泻而进的光线中本能地举起手臂挡住眼睛的王子。大大咧咧地开口,“做噩梦了吗?梦见恶魔还是巨龙?”

虽然话是这么说。他也同时警惕地扫视着整个房间――窗子都严严实实地关着,厚重的窗帘纹丝不动,黑暗中似乎并未隐藏着什么危险。

“……我才没有做噩梦!”弗里德里克放下手臂,愤愤地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谁允许你进来的?!”

“哦,这个嘛。”菲利耸耸肩,“只是碰巧路过。”

弗里德里克怒视着他,因为受惊而发白的脸在愤怒中泛起红潮。

他的脸色看起来确实糟糕,眼下一片青灰的痕迹――菲利懊恼地意识到那的确让他有些担忧。

“不管是恶魔还是龙,今晚都不会再来打扰你的,殿下。”他的语气不由自主地柔和下来,“你最好还是再睡会儿――王冠可是很沉的。”

弗里德里克眨眨眼,似乎对他突如其来的温柔有点不知所措。在菲利转身准备离开房间时,他却突然小声叫道:“菲利!”

菲利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

男孩咬着嘴唇发了好一会儿呆,什么也没说迅速就拉起被子直挺挺地躺了回去。

菲利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晃出房间,随手关上了门。

他沉思了一会,突然意识到弗里德里克刚才那声惊呼,听起来很像是在叫“父亲”……

他招手把一个守卫叫到一边,低声问道:“他什么时候开始会像这样半夜惊醒的?”

他记得至少是在一个多月前,他还没有“滚出去”的时候,弗里德里克虽然很难入睡,也容易惊醒,却不会因为噩梦而大叫着醒来。

年轻的守卫虽是贵族出生的骑士,却已经跟菲利混得很熟,毫不犹豫地回答:“大概半个月前。”

“每晚都这样吗?”

“呃……有时也会隔上一两天。”

“……你们没有发现过什么其他的动静?”

守卫认真地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没有。”

“……真的?”菲利挑起眉,察觉到了他片刻的迟疑。

“我们真的没有发现过什么。”年轻人不安地压低了声音,“可很多人都说洛克堡里闹鬼……有时候蜡烛上的火苗会突然窜得很高,画像上的人会眨眼睛,以前被国王打伤过的侍女,身上原本已经痊愈的伤口突然又开始冒血……他们说国王陛下的灵魂还在这里徘徊,因为他已经无法去到诸神的殿堂……”

菲利嘿了一声,没说什么。他很清楚这样的传言会有多么离奇又言之凿凿。

“不过,如果您待在这里,大概就没有什么鬼魂会靠近殿下……陛下……殿下了。”骑士说。

他的恭维似乎完全发自真心――这大概也是茉伊拉突然把菲利叫来的原因。虽然他当着许多人抛弃了圣骑士的身份成为“独行者”,但自从安特死后――不,即使在他死前,也已经没人把这个当回事。他依然是人们眼中圣光笼罩鬼魂勿近的高阶圣骑士菲利?泽里,甚至还住在水神神殿里……却也让茉伊拉在叫他来保护弗里德里克的时候不需要得到布鲁克的同意而省去了不少尴尬。

“您会……待在这里的吧?”年轻骑士有些忐忑地问道,将菲利的思绪拉了回来。

“或许吧。”他心不在焉地回答,本能地觉得,事情或许并不是毫无根据的“闹鬼”这么简单。

毕竟……安特的石棺里空的。

.

太阳从云层之后跳出时,洛克堡响起洪亮的钟声。

整个斯顿布奇所有钟楼上的钟随之敲响,回荡在城市上空,人潮涌向城中几个较大的广场。洛克堡容纳不下――也不可能允许所有人进入王宫参与新王的加冕仪式,但几个广场上都准备了丰盛的食物和美酒,让所有人都能在酒足饭饱后为国王欢呼。

在战乱刚刚结束不久就如此铺张曾经招来许多反对的声音,但王后的家族有着足够殷实的家底,而她坚持国王的加冕不该只是贵族们可以关心的事。

连整个鲁特格尔的监狱都空了一大半,战争中抓到的俘虏也全数放回。在短暂的混乱之后,和平与安宁似乎像春日的阳光一样,重回大地。

菲利站在石榴厅的角落里,看着弗里德里克披着一身太过厚重的华服,沿着鲜红的地毯一步步迈向王座,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眼前的盛况似乎只是一个脆弱不堪,一触即碎的幻影。面带笑容站在这里的人们,多半是在冷眼旁观而不是真心为这一刻而欢庆。为国王加冕的不是任何一个神祗的代言者,而是王后的父亲,斯坎侯爵沃尔特?卡洛斯,因为博弗德家族之中已经找不出比他更德高望重的长者。

那也同时意味着弗里德里克的继位并没有完全得到博弗德家族的承认――从石榴厅里寥寥可数的家族成员就可以看得出来。

――“王冠是很沉的。”

菲利想起昨晚随口对还是王子的弗里德里克说出的那句话,不知他现在是否已经感受到了那份重量。

博弗德王朝王冠是用黄金和红宝石制作。黄金打造的荆棘与宝剑围绕着石榴般鲜红的宝石,其中有太多含义,菲利根本记不清楚,但有一个,他是记得的。

“不惧流血。”

可那是流谁的血?以及……血已经流够了吗?

.未完待续

...

玉溪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玉溪治疗宫颈炎方法
玉溪治疗宫颈炎费用
玉溪治疗宫颈炎医院
玉溪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