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普陀信息网 > 健康

看史书称霸太古 第九章 抢劫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9:54

看史书称霸太古 第九章 抢劫

这下炸锅了,同学们都议论起来。

“怎么回事,王逸给牧熙雯写情书了?”

“王逸提到‘利用’这个词,我嗅出了八卦的味道。”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写情书,土的掉渣,被拒绝也是正常的,何况是班花。”

“就算不行也不用这么激动吧?难道是写了什么18禁的内容?”

“别说内容了,只看封面,就觉得很猥琐呢。”

“啊,你这么一说,我对那个信封里的内容更好奇了啊喂

!”

大家看王逸的眼神都变了。

……

呕,王逸本来还是很淡定的,但看了内容以后也不淡定起来。

混蛋是谁陷害老子啊?看了这么恶心的东西会怀孕的吧?感觉男人都未必幸免。

“行啊小逸,你已经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没事慢慢来!”老铁的安慰显然不在一个波段上。

白子琪匆匆浏览了一遍情书,点头说道:“嗯,文笔还行,但内容并不适合第一次就送出去,看来你缺乏经验,这种事情要循序渐进。”白子琪说完,又把信封塞回王逸手中,“要不那个业务,我帮你也订一份?”

“什么业务什么业务?”老铁看着两人,“你们不会背着我出去玩吧?”

“去去,没你的事。”白子琪自然不会告诉老铁,知道了还有什么意思?

“混蛋!果然还是背着我出去玩了吧!”老铁拍着桌子怒吼。

白子琪不搭理他,目光转向王逸。

王逸摊摊手,“如果,我说这东西不是我写的,你信吗?”

“站在兄弟的立场上,我应该信!”白子琪撇撇嘴说道。

“怎么没人帮我送情书?”老铁不乐意了。

王逸:“……。”玛蛋,你俩也不信。

这是谁在陷害自己吗?

或者是别的什么逸送的情书?

张逸?李逸?赵逸?还是天逸?

算了,出去转一圈,屋里同学都在议论自己,心烦。

刚出门,王逸就看一个自己班同学在和外班同学说话,你说话就说话,指我干啥?

还有你们俩、你们仨、你们这一坨,都不要总偷瞄哥们好吗?

王逸一走一过,听到了几个关键词:情书、粉色、牧熙雯、尾行、偷窥……

卧艹!你们在编排哥们什么呢!

谁送情书了?

谁尾行了?

谁偷窥了?

揍你们啊!

没心情溜达了,现在信息传播太快,就这么个来路不明的情书事件,才这么一会就弄的尽人皆知,好像大家要是张口不提到粉色情书,就很OUT一样。

别让我知道是谁在坑老子!

王逸回到教室,想了想,拿出一张纸,照着情书前面抄了几句。不一会,牧熙雯也从外面回来,王逸把两张纸放到牧熙雯桌上,“这东西不是我写的,你爱怎么想与我无关,能说的就这么多了。”

哎,还是解释下吧,自己也不想被同学当成变态是不?

牧熙雯扫了一眼两张纸,默默的折起来,撕碎,然后丢进垃圾桶。虽然字迹不同,但比起王逸,她更信任韩雪这个朋友。

……

……

牧熙雯没有再和王逸说过话,王逸也并没有再试图和她沟通的打算。这事好像也就这么过去了,除了许多同学看王逸的目光开始有些鬼畜,其他的倒是没有任何变化。

王逸和牧熙雯以前没有什么交流,这一点同样得到了不错的延续。

王逸心情不好。

情书这事有点埋汰,好像一口面包咬在嘴里,却发现夹心上有老鼠屎一样。他对牧熙雯的了解并不多,如果能更多关注一些八卦,或许当时能把张浩给认出来。

当然了,王逸的心思目前不在班花身上。

继续翻书,即将放学的时候,终于有个好消息,两个字都被王逸查到了。

——‘通州’,还真是仙篆文,对应的时间应该是太古。

告别了两位损友,王逸买了一身很复古的衣服,又去淘了点杂货后,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抢劫啊!”

王逸正在闷头走路,后面传来一个女生的尖叫。

王逸本能的回头,声音有点耳熟,先是看到一个健硕的青年男子健步如飞,往后一看,十几米外,一个女生刚刚从地上爬起,一边喊一边追了上来。

嗯,怪不得耳熟,竟然是田芯。

对于这两个字,王逸有很长一段时间是抗拒的。田芯比王逸大一届,不过生日却只差两个月,是当之无愧的小姐姐。

说起来,田芯是王逸表姐王芊羽的发小,王芊羽是王逸大伯王北星的独女,父母去世后,王逸很长一段时间都住在大伯家中,姐弟的关系自然极好。

王芊羽和田芯同岁,三人小时候一起过家家,田芯还演过王逸的新娘,可以算是青梅竹马。不过田芯这丫头比较早熟,性格也很跳脱,不但越长越好看,鬼主意更是一环套一环,小时候就没少套路王逸,十足一个小妖精。

王家大多习武,田芯家倒是普普通通,随着王逸日渐成熟,再加上去外面闯了一年,两人的关系倒是淡了一些,来往不是很多。

不过,田芯和王芊羽都在吕阳大学读大一,和王逸也只是一条马路的距离。

既然来的是小姐姐,这就不能不管了,正好小青年朝王逸的方向冲刺着。

“让开!”小青年的速度很快,气势更足,一般人不敢拦,这年头谁爱惹事儿啊?

几个路人相继离开了小青年的赛道。

“让开!让开!”小青年冲到王逸5米远了,气势像一头野牛,王逸赶紧侧身让开。

但是,他在小青年跑过的时候,突然伸了腿。

嗖……,砰!

都是惯性惹的祸,小青年一头啃在了地上,手里的包也扔了出去。看眼小青年要起来,王逸走过去,一脚踩在他后背上。

“啊!我的包!”田芯从后方冲刺过来,没有看小青年,也没有发现王逸,径直的朝蓝色小挎包冲了过去。

“脏了脏了,呼……,还好,没有破。”田芯很心疼的用手拍了拍尘土,发现没有坏才长吁了一口气。这时,她才转头看向了王逸。“诶?”

王逸很尴尬,你才看见我啊!

田芯吐了吐舌头,示意一下自己害羞了。真的只是意思一下,因为接下来她就进入了战斗状态。

“让你抢我包!让你抢我包!”田芯使劲对着倒地的小青年后腰踢了两脚,刚转身要走,又突然转头蹲下,手伸向小偷鼓鼓的后屁股口袋,还一边嘀咕着:“会不会还藏了什么?”

小青年摔的挺重,又被王逸踩着,又被踢了腰子,现在已经无力阻止田芯的侵略。

田芯轻轻一拽,一个钱包被她撰在手中,“果然把钱包藏起来了啊!”田芯点了点头,“这位见义勇为好青年,我们走。”

王逸眉头跳了几下,田芯小姐姐,那是男款钱包没错吧?

根本不是你丢的吧?

为什么拿着好似理所当然的一样啊喂!

王逸没说话,快步跟了上去,隐约听见后面有个微弱的声音在喊“我的钱包”、“抢劫”之类的词汇,不过没人理他。

六盘水妇科医院
乌鲁木齐整形美容手术
滁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六盘水妇科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