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普陀信息网 > 娱乐

剑神王座 第661章 天血怒杀劫

发布时间:2019-09-24 13:57:02

剑神王座 第661章 天血怒杀劫

“是,少主,”

乐天古立即恭敬道,

他的神情之中,也是流露出丝丝激动之色,

这一次,他奉陈林的命令,远离流火剑宗,一路向北,前往北方的御符道门,到达陈林曾经停留过的御符道门中枢大城之一,弥罗城,

他的使命,是出使,

显然

剑神王座  第661章 天血怒杀劫

,他这一行的使命,已然是圆满完成,十分成功,和御符道门达成了某种初步的协议,现在,更是将御符道门的使者,都带了回來,

乐天古立即转身离开大殿,出去将御符道门的使者带进來,

大殿之中,在陈林的身后,有着一名少女,姿容清艳,这是乐天古的孙女,乐少闻,当初在古剑平原,川剑派之中的时候,便是难得的剑修天才,

甚至,乐天古曾经一度还有和古剑府联姻,将自己的孙女,乐少闻,嫁给陈林这位古剑府府主的意思,

现在,她也跟随着陈林,

此时,看到祖父乐天古归來,乐少闻也是十分喜悦,露出微微的笑容,旋即,忍不住清亮的眸光转动,看向了黑衣陈林分身,

黑衣陈林分身淡淡一笑,说道:“你祖父此行不负使命,功劳很大,比攻掠下來许多城池,都要重要,你放心,我自然是不会亏待他,他的那一门王剑道,我会为他补齐,”

“嗯,”

乐少闻轻轻地答应了一声,

在离开前往御符道门之前不久,乐天古才是晋升剑灵之境而已,

如今,陈林的势力扩张得速度极快,快得令人震撼,剑灵一阶的强者,已然是不足一提,在陈林麾下有着大把,数都数不过來,

相形之下,乐天古似乎是都不算什么了,

不过,陈林显然不会这么想,

乐天古这样的人,虽然曾经是川剑派的大人物,和古剑府为敌,但是现在,都已近完全臣服于他,同出自古剑平原,才是他能够真正信任,赖以重用的人物,

此前,陈林赐给乐天古的王级剑道,《左柯王剑道》,并不完整,陈林给他的理由是,左柯王之陵寝并未完全打开,只不过是涉及了外围而已,因此,这一门王剑道并不完整,

现在看來,陈林当然不会吝啬,乐天古立下大功,他就会将这一门王剑道完完整整,赐给乐天古,

《左柯王剑道》,这一门王级剑道,早在前世之时,陈林就已经得到了,要拿出完整的《左柯王剑道》,实则一点问題也沒有,

……

不一会儿,一行使者,整容庞大,足足有一百余人,赫然全部都是道灵强者,就被乐天古带领着进入大殿,

为首之人,是一名魁梧雄猛,显现出來极为强横的气机,仿佛随时随地,举手投足,呼息吐纳之间,都能引动天地元气,形成无形的虚无符箓,镇压万方,威杀一切的强大人物,

是一名身裹银色战甲的中年男子,

此人身上的银色战甲,布满着密密麻麻的纹络,显然是加持了不知多少道强大的灵道级的符箓,威能强悍,

此人当先进入殿中,

乐天古引领在前,立即肃然道:“弥罗前辈,这一位,便是我流火剑宗真正的正统传人,即将复辟正统,光复宗门的林道人,已然登位宗主大位,至于流火千峰的那人,乃是逆贼,迟早要被诛杀,”

“弥罗,”

黑衣陈林分身目光微微闪烁,便露出笑容,上前一步道,

“原來御符道门派遣的使者首领,居然是弥罗城主,不久之前,我曾经过弥罗城,沒有见到弥罗城主,十分遗憾,现在终于见到了,”

那银甲中年男子,也是微露笑容,略微思忖,就道:“终于能够见到林道友,乃是我的幸事,”

此人,就是那御符道门的弥罗城城主,

那弥罗城,在御符道门之中,就是位居前列的中枢大城,十分重要,此人更是弥罗城的一手缔造者,在很久以前,就已然进入到御符道门的最高层,成为真正的大人物,

此时,陈林一眼看出,此人果然十分不凡,乃是七阶道灵之境巅峰的强者,而只看此人身上的银色战甲,便是可以看出,此人在符道的修行上,已经有了极其深厚的造诣,非同小可,

陈林这一黑衣分身,只是精神稍微一转,便是明白了过來,

当初,他和兰苍正雄离开弥罗城之前,事实上,这弥罗城主,就已经返回了弥罗城,

只不过,在弥罗城之中,陈林意外遭遇到那位“鸾小姐”,使得陈林选择立刻远遁,尽快远离那“鸾小姐”,因此,并未见到这弥罗城主,

此次,陈林让乐天古携带他的命令,前往御符道门,选择的就是弥罗城,面见弥罗城主,交代是他陈林的派遣,要求御符道门和他这一“复辟势力”缔结外交,一切都不出他的意料,果然成功,

当日在弥罗城,他先是冒充荣姜王朝王族成员,继而,又不得不冒充來头更大的人物,将那“鸾小姐”都震住,

他心知肚明,弥罗城主一旦得知,居然是他“林道人”要求缔结外交,肯定是第一时间禀告御符道门最高层,

就算是御符道门最高层的大人物们,也沒有胆量反对,结果只会有一个,那便是乖乖地顺从,听凭他的吩咐,

果然,弥罗城主立即说道:“当日,我们御符道门,和流火剑宗接壤,上万年以來,一向友好,曾经的流火祖师一族,与我御符道门更是关系极好,后來,流火一族遭遇不幸,我御符道门历來也都是引为憾事,

幸而,林道友横空出世,复辟流火一族,要恢复流火剑宗正统,这是天大的幸事,

我御符道门上下,一定全力支持,立刻就和流火千峰那些流火剑宗的逆贼、罪人划清界限,断绝一切关系,从此以后,只认林道人为正统,”

此人干净直接,毫不啰嗦,直接道明一切,

眼前的林道人,可是那位“鸾小姐”都很忌惮,要平起平坐的人物,不要说是他,就算是御符道门最高层,甚至于那荣姜王朝,都沒有胆量反抗,

只不过,这样來历的大人物,为何会跑到小小的流火剑宗,要颠覆流火剑宗,玩什么“复辟”,

难道,仅仅只是为了玩乐么,

弥罗城主绝不会相信,

“啊,,”

正当此时,那被压迫跪地的流火千峰使者,萧千秋,突然尖叫起來,惊怒无比,

“你说什么,你们御符道门,要和我们流火千峰断绝关系,与这叛逆之人缔结外交,支持他恢复正统……不,是阴谋篡位,

该死,该死啊,你们御符道门是不是疯了,还是吃了王者的胆子,难道,你们就不怕荣姜王朝震怒,调查此事,让你们御符道门付出惨重的代价么,”

“哼,”

黑衣陈林分身冷哼一声,突然出手,一把抓下,如同提一只死狗一般,将这萧千秋就拖了过去,五指抓住他的头顶,狠狠拿捏,

嘭,

……

……

“天裂了,流血了,”

和光城,

陈林真身一袭白衣,静静立在城池正中,负手从容,仰头望着苍茫的天穹,轻轻地说道,

整个城池内,被三千六百道冲天杀机笼盖,遮蔽得滴水不漏,密集恐怖,

这些杀机几乎成为实质,形成了无形的风,轻轻一吹,掠过空荡荡的城内,

立刻,雄伟坚固的宫殿,一座一座地坍塌,纵横开阔的道路,一条一条掀飞,所有的一切,都开始碎裂,

像是被千百亿万口犀利的锋芒密集切削割裂,绞杀成为细密的粉屑,纷纷扬扬,弥漫虚空,无所不在……

这一片混茫中,杀机浮于当空,和光城上空的天穹,出现一片琉璃一般的大幕,其中是风云激荡,雷霆雨露,骄阳辉煌,星月轮转……一切种种,都真实分明,不断地演化,飞快闪烁,仿佛真得是一方天穹,如同真实,

然后,这“天穹”出现裂痕,一道一道,密集迸开,在方圆千余里的上空,显得触目惊心,令人胆寒,

任何修行者,只要看到这一幕,都会立刻在心中升起巨大恐惧,

天都裂了,

自然就要崩塌,

天崩地裂,寰宇塌缩,末日毁灭來临,所有的一切,都将迎來灭亡,

呼,

呼呼呼……

细微的呼啸之音,从那裂开的“天穹”中传出,仿佛是怒吼,是这“天穹”因为裂痕伤痛而发出的怒吼,

这些裂痕之中,渐渐出现了丝丝微弱的光,这光呈现苍黄二色,缓缓交融,成为一种更加诡秘,仿佛不属于这世间应有的颜色,

滴,

滴……

从“天穹”的裂痕中,苍黄之光凝练成为了一滴一滴诡秘的液滴,像是落雨一样,坠落了下來,

这“雨滴”落到和光城中,

第一滴落下,坠落在以混重精英岩砌筑,剑器难伤的宫殿上,竟如同沸水沃雪,再坚固的物质,也抵御不了这一滴苍黄液滴,

湮灭,

不是任何一种磨灭、消亡,而是湮灭,

灭之为虚无,就是湮灭,

在虚空之中,突然产生深的空洞,成为虚空,一切都不存在,就是湮灭,

“天裂则流血,”

“天怒则……降杀劫,”

那苍黄液滴,是天裂了之后,流出的血,是天之血,

哗啦啦,

突然,苍黄天血飞扬坠落,暴雨倾盆一般,轰压而下,

大庆治疗阴道炎费用
辽源癫痫病医院
西安治疗宫颈炎费用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看病贵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