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普陀信息网 > 游戏

养父欠债60余万乞讨救女

发布时间:2019-10-13 05:58:18

  虽是父女,但两人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次,旧病复发,第二次面临换肾,老贾说,如果女儿大难不死,生命和亲情,或许都会延续下去。

  他瞒着女儿在路边乞讨

  贾瑞霞吃力地卷起袖子,露出干瘦的胳膊。血管张牙舞爪般凸起——每周三次透析,她的血管像筷子一样粗。

  时隔9年,她又一次开始了透析。和第一次不同,这一次,肾脏衰竭得厉害,病得更重,周期也将更长。

  上次透析,是在2006年。那时,贾瑞霞15岁,上初二,毫无征兆浑身开始发肿,并伴随头晕和恶心,后被确诊为尿毒症。

  辍学回家,长达四年的透析开始了。对于尿毒症患者而言,透析只是借助设备对血液进行过滤,排除身体的毒素和水分。她说,透析过后,痛苦会暂时消失。“人一下子就感觉舒服了,又会无比渴望活下去。”

  2010年,肾源找到了,并在西安交大一附院,成功进行了换肾手术。那是最难熬的时候,白天,老贾陪女儿治病;晚上,他瞒着女儿,在路边乞讨。

  女儿问,爸爸,你怎么每晚都出去?他说,我朋友多,看朋友去了。

  老贾曾在一个本子上,记下了四处借来的一笔笔债,“我只统计500元以上的开支,”他说,500元以上,一共60多万。

  那个本子,老贾至今都贴身揣着,与诊断书、病历一起,用皮筋捆着。“到现在还没还完。”唯一可以安慰他的,是女儿换肾后恢复得很好,并找到了工作,“看上去像个健康人。”

  五年时间两次换肾

  老贾56岁,是府谷县昌汗沟村人。昨天上午,在陕西省人民医院,他穿着一件掉了皮的老式皮夹克,一脸憔悴。

  贾瑞霞是他抱养的,“1991年,刚过完年,刚过满月的贾瑞霞被亲生父母遗弃。”小家伙的到来,让老贾很开心,他一直宠着孩子,不舍得打,不舍得说重话。

  女儿两岁时,老贾与妻子离婚,从此,一个人带着女儿。“我是个农民,没啥本事,但是我特别疼我的闺女,她很孝顺,也很懂事。”

  长大后,贾瑞霞从亲戚口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向父亲确认,老贾沉默了一阵,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嗯”。“我觉得,他就是我亲爸,我们就是一家人,是亲人,”贾瑞霞再三强调,身世并不重要,“下辈子,我还给他当女儿。”

  去年2月,贾瑞霞再次犯病,父女俩来到西安,医生说,第一次换的肾出现衰竭,这种情况,只能再次换肾。

  “每次透析需要500元,每周三次,这笔费用太贵了,”老贾说,也可以减少透析次数。但间隔时间太长,体内摄入的水分排不出去,会压迫心脏,导致并发症。“我就这么一个闺女,独自带她长大,我们早就不可分割了,她只要多活一天,再苦再难我也不放弃。”

赛车
电影
中医减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